<tbody id="idgsi"></tbody>
  • <track id="idgsi"><i id="idgsi"></i></track>

    <optgroup id="idgsi"></optgroup>

    <cite id="idgsi"><li id="idgsi"></li></cite>

    首頁>新聞資訊>新聞>2019

    “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 筆墨松喦——錢松喦誕辰120周年紀念展”開幕

    來源:中國美術館 時間:2019.07.31

      中國美術館7月31日訊 今年是著名山水畫家錢松喦誕辰120周年,“中國美術館捐贈與收藏系列展:筆墨松喦——錢松喦誕辰120周年紀念展”于2019年7月31日在中國美術館隆重開幕。本次展覽以“祖國山河抖擻描”“迢迢我自江南來”“拾翠披云尋我師”三個主題,展出中國美術館館藏錢松嵒作品20件及家屬提供錢松嵒作品100件以及詩稿、創作草圖等珍貴文獻資料75件。
     
    開幕式現場
     
      出席開幕式的有,全國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原文化部副部長丁偉,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文聯原副主席覃志剛,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聯原副主席夏潮,中國美術館黨委書記燕東升,中國國家畫院常務副院長盧禹舜,中國美術館原黨委書記錢林祥,北京畫院副院長、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中國美術館副館長安遠遠,中國美術館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張百成,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館長周旭君等;來自江蘇省的嘉賓有,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黨組成員、副廳長方標軍,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美術家協會主席、江蘇省國畫院院長周京新,宜興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儲紅飆,江西美術出版社社長周建森等。錢松喦先生家屬代表錢春濤女士出席開幕式,開幕式由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陳履生主持。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介紹,錢松嵒先生的藝術生涯中經歷了數次社會劇變,在時代節點上,他以卓越的才情和非凡的勇氣進行中年變法,從由傳統所編織的層層羅網中沖決而出,成為大器晚成的一代中國山水畫大師。如今,我們再次面對錢先生的作品,欣賞他對藝術的出色理解和領悟;體會他聆聽時代聲音,堅持與時代同步伐的創作理念;感受他在藝術與生活、繼承與創新等關系上的自我轉化。透過那些云蒸霞蔚的畫面,我們不僅將再次看到一個熱氣騰騰、蒸蒸日上的現實世界,同時也會見證一條穿越時空序列的中華文脈,生機勃勃,欣欣向榮,歷久而彌新!
     

    中國美術館黨委書記燕東升致辭


      燕東升代表中國美術館及吳為山館長,感謝錢松喦先生的子女將錢先生創作的三幅重要作品捐贈給中國美術館,為豐富國家藝術品館藏增添了精品力作,并向家屬代表錢春濤頒發了捐贈贈書。燕東升在致辭中表示,本展覽不僅是展示錢松喦有感于時代、有感于生活而記錄下的真與美,更在于鼓勵和引導當下的畫家“不忘初心”繼承和發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優良傳統,努力創作出更多無愧于偉大新時代的藝術精品,希望觀眾能通過這些作品,認識到“筆墨當隨時代”的藝術統一性,堅定文化自信,凝聚民族力量,振奮民族精神,并預祝本次展覽圓滿成功!
     

    宜興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儲紅飆致辭


      儲紅飆代表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政府對本次畫展的開幕表示熱烈祝賀,他表示,錢松喦作為從宜興走出來的大家,家鄉的溫潤景致給了他藝術上的啟蒙。錢老在那個充滿革命熱情的年代,以畫筆謳歌新社會、新時代,贊揚廣大民眾新的精神面貌,以渾厚沉著、剛柔并濟的畫風將中國新山水畫與民族精神、時代氣象完美契合,樹立起了山水革新的新大旗,開辟出了新的藝術天地。
     

    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黨組成員、副廳長方標軍致辭


      方標軍代表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向展覽開幕表示熱烈的祝賀,對中國美術館和宜興市人民政府給予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他表示,在中國美術館舉辦“錢松喦誕辰120周年紀念展”是對錢松喦先生愛國精神、創新精神、藝術風格和藝術成就的贊揚與肯定。當前,全黨都在深入開展主題教育,江蘇文化和旅游部門也將牢記初心和使命,為人民奉獻更加豐富的精神食糧。
     

    錢松喦先生的家屬錢春濤致答謝辭


      錢春濤回憶到,55年前,我外公站在這里捧出了他91件解放以后創作的國畫新作,那次展覽他的筆墨、他的時代精神震撼了當時的美術界,贏得了好評。55年后的今天,大家站在這里一起慶祝他120周年誕辰,中國美術館的和我們家屬一起捧出了120件作品。“看到大家冒著暑熱光臨展覽現場,此時此刻,作為家屬,非常欣慰,謝謝大家。”她說。
     

    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陳履生主持開幕式

    燕東升向錢春濤頒發捐贈證書

    嘉賓合影


      錢松喦(1899-1985),江蘇宜興人。1918年考入江蘇省立第三師范學校,1923年畢業,先后在蘇州、無錫等地的中小學及無錫師范學校、無錫美術專科學校任教。1929年,《壽者相》《山水》參加在上海舉行的第一次全國美術展覽。1950年,當選無錫市第一屆文聯主席。1957年,由無錫師范學校調往江蘇省國畫院(籌備處)。1960年,任江蘇省國畫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江蘇分會副主席。此后歷任江蘇省國畫院院長、名譽院長,江蘇省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顧問,第四、五、六屆全國人大代表。早在1964年3月,錢松喦就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了為期40天的個人展覽,反響強烈,其50年代中期奠基的錢松喦“新山水畫”,在60年代開始引領中國畫發展的主流方向,成為山水畫推陳出新、表現時代的杰出代表。時隔55年,在錢松喦誕辰120周年之際,中國美術館和江蘇省文化和旅游廳共同主辦錢松喦紀念展,以表緬懷,更從學術上回望新中國山水畫發展史上的這一高峰。上世紀50年代,在黨的文藝路線方針指引下,錢松嵒作為“老畫師”參加了“江蘇省國畫工作團”,作了二萬三千里的壯游寫生,先后途經中南8省,飽覽名山大川。他走一路畫一路,不斷地將個人的主觀感受和歌頌新時代的主題注入到畫幅之中。錢松嵒由此開闊胸襟、拓展氣局,頓悟了許多現實與藝術之間的問題,筆墨也有了全新的改觀,創作出垂馨千祀的《紅巖》《常熟田》等代表作,藝術的發展自此走入巔峰。錢松喦認為中國畫要有中國氣派,提出“山水畫大有文章可做”。他諳熟傳統技巧,具有扎實的寫生能力,以重傳統、重寫生、重民族意識的眼光構筑了自己的繪畫圖式,對20世紀中期中國山水畫的發展產生深刻的影響,其作品中鮮明的時代印記所透露出的歷史和藝術價值在今天依然值得進一步研究。殊為難得的是,錢松喦子女將錢松喦創作的3件不同時期的重要作品捐贈給中國美術館,為中國美術館館藏增添力作。中國美術館是中國唯一的國家美術館,是中國最高的美術殿堂,致力于建構完整的20世紀中國美術史的收藏序列,構建當代美術作品收藏、展覽與研究的學術思想體系。正是得益于捐贈者和德高望重的前輩藝術家的關愛,中國美術館才能有今天在收藏、展覽和研究等領域中取得的豐碩成果。
      展覽呈現在中國美術館1、8、9號廳,將展出至2019年8月11日(周一閉館)。

    展廳現場

     

     

    凝定厚重 氣象渾穆
    ——錢松嵒先生畫展序

      我對錢松嵒先生的了解,是從他的一件作品開始的。
      記得上世紀70年代,家中墻上掛著錢先生《泰山頂上一青松》的印刷品。我當時便覺得,這件作品完全不同于畫冊或瓷器上的常見山水樣式。畫面中,一株參天昂立的青松盤虬于縱勢高聳的巨巖之上,鐵鑄般凜然,濃光綠浸,拂云障空,松針郁勃勁拔,翠蓋煙籠,涌動著一股撼人心魄的精神力量。山石右側題著“泰山頂上一青松,歷盡滄桑不改容。戰雨戰風戰霜雪,鐵柯撐柱在高峰”的詩句,與畫面主體松樹相得益彰。雖然只是一幅印刷品,但少年的我卻從中欣賞到了松樹“矯矯千歲姿,昂霄猶舞翠”之風儀,體會到了松樹“朝昏有風月,燥濕無塵泥”之氣度,更感受到了松樹“凌風知勁節,負雪見貞心”之品質。這幅畫在家中掛了很長時間,錢松嵒的名字也深深地刻進了我的心里。
      機緣巧合的是,幾年后我在南京玄武湖畔寫生時,第一次見到了恰好也在寫生的錢松嵒先生,真是名如其人,畫如其人。先生身材清瘦挺拔,滿頭銀絲,長髯飄飄,年逾古稀而氣質凌然出塵,其形象氣質與我多年想象完全契合,讓我興奮不已。至今想起那湖光山色之間的邂逅初見卻仿佛故人重逢的場景與心情,依然歷歷在目,記憶猶新。多年之后,我為宜興市創作的錢松嵒塑像,便選擇了他寫生時的動作狀態——其實正是我記憶中的錢先生形象。
      錢松嵒先生傳統繪畫功力深厚,早年受唐寅、石溪、石濤影響頗深,既有文人畫家的清雅溫潤,也不乏職業畫家的扎實造型,在江南特有的人文精神熏染下形成了凝定渾穆的畫風。早年錢先生雖在古賢范本中得秀逸之氣,但畫風尚未擺脫古人樣貌,直到新中國建立,其藝術才真正發生質變走上巔峰。隨著新的歷史時期揭開序幕,錢松嵒先生發現了傳統文人畫主觀意象的局限性,轉變了畫家脫離大眾自視高雅的身份意識,重新認識到生活與人文之于山水畫創作的重要意義,開始思考如何將時代精神灌注于筆墨意境之中,以傳統毫端追蹤時代大勢,表現時代變遷,將曾經空洞貧乏且遠離生活的山水拉回現實,實現了藝術的經世致用。
      憑著這份來自內心的社會責任感,錢松嵒先生敏銳而準確地把握了時代脈搏,滿懷對理想的期待,真誠地擁抱新社會,并且用作品由衷地禮贊新生活。尤其是他經過審時度勢,研精覃思,利用自己的水彩畫基礎突破了傳統中國畫的構圖和色彩規則束縛,成為新中國山水畫“推陳出新的樣板”(華君武語)。眾所周知,傳統山水畫的經營位置自明清以降便趨于程式化。錢松嵒先生從此處著眼,大膽取舍,打通花鳥山水之界限,模糊主次景別之差異,甚至以某單一植物作為主景而將山川平原為配景,創造了一批迥異于傳統的山水畫構圖。如先生常以獨松為題材“一樹成圖”,將傳統經典圖像符號進行大刀闊斧的個性化改造,推出了造型雄奇瑰偉的“錢家松”圖式。錢松嵒先生對構圖的推敲打磨、穩中求變亦值得關注。很多圖式在大小不同的作品中被反復運用,舉一反三的微妙差異使匠心彰顯無遺。比如《常熟田》系列,先生跳出了傳統“三遠法”窠臼,以一種鳥瞰的視角將原本應該水平展開的稻田“豎”了起來,同時采用“滿構圖”的方式將據整個畫面絕大部分的稻田進行了由實到虛的處理,單純而豐富。這種構圖脫胎于寫生又超越了寫生,和古人拉開了距離,令人常看常新。至于色彩運用,先生更是標新立異,別出心裁。比如其代表作《紅巖》,用朱砂把種滿芭蕉的土坡畫成猶如赤霞的紅色山巖,建筑前高入云天的古柏以濃墨點厾而成,襯以一叢叢用雙鉤法畫出的芭蕉。黑、白、紅色彩對比帶來的強烈視覺沖擊力,烘托出氣勢磅礴的革命激情——這是中國山水畫領域令人擊節稱絕的色彩創新。錢松嵒先生還將很多古人從來沒有表現過的題材入畫,除了當時流行的礦山、工地、井架、水電站、船港等重要建設場景之外,他也表現如海邊浴場、窯洞等很少出現在江南畫家筆下的內容。特別是先生六十歲后壯游祖國名山大川,似乎打通了藝術的“經脈周天”,靈光迸發,佳作頻出,《錦繡山河春常在》《延安頌》《芙蓉湖上》《山岳頌》《梅園新村》《井岡大瀑布》《棗園曙光》《北戴河》《太湖偉觀》等傳世名作讓他聲動天下。在此,傳統山水意境與現實主義題材被糅合得天衣無縫,崇高的信仰意志與民族繪畫菁華的完美統一折射出無以倫比的時代美學。
      錢松嵒先生作品風格成熟時期的筆墨亦極有特色。他強調骨法用筆,以金錯刀的“顫筆”寫出沉澀雄渾、遒勁古拙的線條,行而不滑,留而不滯。而這與先生書法風格亦完全一致。“文革”中,錢先生開始青睞隸書,頓筆外拓,方折平直,透出一種勁健奮發的美感,其畫風則隨書風也為之一變,獨樹一幟的皴法線條重重密密,亂中有序,通過曲直、剛柔、疏密的對比醞釀出豐富的韻律節奏。在墨法方面,錢先生注重破墨、焦墨、積墨諸法并用,層層深厚,混沌而分明,蒼潤華滋,墨彩粲然。概言之,錢松嵒先生的筆墨體現了一種苦心孤詣的內在性轉化。打個比方就像一杯濃茶,其激情的釋放是悠緩的,審美的情致是醇澀的,但細細品味,就能感受到其中深邃曠奧的大美。而先生筆下的物象造型,具有極強的雕塑感:飛瀑懸天,蒼松屹立,奇峭凝重的山石層層疊疊,在片片白云繚繞之中虛實掩映,昭彰本色。還有那方正、堅毅,骨線構成的峰巒巖崖,詳略簡繁之間,盡顯作者對大自然最硬朗的石頭由衷的美化和詩化。可以說,錢松嵒先生為我們創造、呈現了一片更加美好的自然天地。
      錢松嵒先生的藝術生涯中經歷了數次社會劇變。在時代節點上,他以卓越的才情和非凡的勇氣進行中年變法,從由傳統所編織的層層羅網中沖決而出,成為大器晚成的一代中國山水畫大師。如今,我們再次面對錢先生的作品,欣賞他對藝術的出色理解和領悟;體會他聆聽時代聲音,堅持與時代同步伐的創作理念;感受他在藝術與生活、繼承與創新等關系上的自我轉化。透過那些云蒸霞蔚的畫面,我們不僅將再次看到一個熱氣騰騰、蒸蒸日上的現實世界,同時也會見證著一條穿越時空序列的中華文脈,生機勃勃,欣欣向榮,歷久而彌新! 
      中國美術館館長  吳為山
     
    篇一:祖國山河抖擻描

      撩我雙眸萬象嬌,策筇橐筆不辭遙。老夫耄矣掀髯笑,祖國山河抖擻描。
      ——錢松喦1984年題“近作展”
      在20世紀的中國繪畫史上,錢松喦(1899—1985)是一個特別值得研究的個案。他的特殊性在于其在時代影響下的由舊變新,由新而引領了時代的潮流,成為這個時代中社會主流所期望的那種順應潮流而又能在藝術上有所成就的一代名家。20世紀50年代是錢松喦創作豐碩和嶄露頭角的時期。1953年,《快樂的暑假》入選第一屆“全國國畫展覽會”。1956年,《瘦西湖》《溪山如畫廠如林》《劫海回春》入選第二屆“全國國畫展覽會”,成為一個重要的標志。1958年,錢松喦深入無錫芙蓉湖兩岸體驗生活,創作的《芙蓉湖上》參加了在莫斯科舉辦的第一屆“社會主義國家造型藝術展覽會”,這一作品也標志了他于山水畫創作領域內在這一時期的高度。此后,錢松嵒的藝術完全走進了以反映現實生活為主的道路上,他每年都要跋山涉水,訪名山覽大川,拜謁革命圣地,以充沛的精力和旺盛的創作激情,一心一意地用山水畫這種傳統形式,來表現新中國的巨變和對這種變化的頌美之情。在錢松喦50年代以來的生產建設題材作品中,經歷了一個從點綴到集中表現的發展過程。在50年代中期以來的20余年的創作生涯中,錢松喦幾乎畫遍了所有的革命圣地,特別是1960年參加了“江蘇省國畫工作團”,在二萬三千里的旅行中先后瞻仰了許多革命圣地,有韶山、延安、紅巖以及其它重要的革命遺跡,此后,他創作了大量的革命圣地山水畫,其中的《紅巖》《延安》等負有盛名,在一個時期內起到了樣板的作用。
     
    篇二:迢迢我自江南來

      萬壑千流扃一壩,渾流不復源渾濁。迢迢我自江南來,喜見江南飛北岳。
      ——錢松喦1965年題《訪渾源縣參觀恒山水庫》
      錢松嵒在經歷晚清、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劇變中,面對像辛亥革命、抗日戰爭、新中國成立等諸多政治巨變和人生洗禮,他所承擔的除了人生的現實境遇之外,還有他的藝術創造和發展,藝術成就和影響。錢松喦21歲(1920年)時就作了以對景寫生為基礎的描繪無錫黿頭渚、錫山、惠山諸名勝的山水12幅,表現出了他對家鄉山水的感覺。錢松喦在新學與舊體之間的兼學所形成的專業基礎,對于20世紀中國水墨畫的傳承與教學提供了一個成功的案例。在不斷深入表現他所熟悉的太湖流域的山山水水的同時,寄希望用新山水的新內容來煥發藝術的時代光彩。他像同時代的傳統國畫家那樣,走出畫室,擺脫畫稿去寫生,進而在現實生活中發現了江南題材的新的社會意義,從而使江南文人畫的傳統有了根本性的改觀。錢松喦表現太湖地區的山水和自然,兼及農家和漁民的生活,既反映了農耕文明的江南傳統和地域特色,又有了不同于以往的現實生活的氣息。《善卷之春》《漁村飯香》《唱徹漁歌好西氿》《杏花春雨江南》,都是在江南風情中表現出了這一時期的時代特色。而到了1958年的《江南春》《春耕》就有了明顯的不同,時代的主題表現中再也不是新舊結合中的點綴,或者是過去文人所擅長的那種點睛之筆,而是一種全新的格局和氣象。60年代,出現了不斷為時人高度贊譽的《常熟田》,而《常熟田》作為一個時代的標志,則表現了錢松喦在新山水創作方面的高度。表現出了時代變了,內容變了,筆墨就不得不變的時代特點。
     
    篇三: 拾翠披云尋我師

      橐筆金陵寄一枝,南宗北苑逝多時。老夫也乞江山助,拾翠披云尋我師。
      ——錢松喦1979年題《六朝山色》
      錢松喦的勤奮與天賦,才能與精神,在應對時代要求中所表現出的特別的作為,是時代的造就,也是其自身努力的結果。錢松喦從13歲就開始對景寫生,不斷從現實自然中獲取思考和靈感的源泉,在藝術的探索過程中,表現出了多種路向的發展特征,成為他畢生創作的特點。1956年,錢松喦創作的《錫山》《黿頭渚》大獲成功,此后,他不斷漫游各地,體驗生活,收集素材,佳作不斷涌現。1960年,錢松嵒作為老畫師參加了“江蘇省國畫工作團”,作了二萬三千里的壯游,先后途經中南8省,飽覽名山大川。他走一路畫一路,不斷地將個人的主觀感受和歌頌新時代的主題注入到畫幅之中。錢松嵒由此開闊胸襟、拓展氣局,頓悟了許多現實與藝術之間的問題,筆墨也有了全新的改觀,創作了像《紅巖》(1962年)、《常熟田》(1964年)那樣的代表作,藝術的發展自此走入峰巔。期間,題材由江南轉向了塞北,由太湖而擴大到了大江南北的祖國山河,因此,畫風中江南的細膩和筆墨的精致又揉進了北地的雄渾,這些反映在筆墨上的變化,正是基于行旅中的所得。行萬里路不僅開闊了眼界,也打開了胸襟,同時,與地域相關的新的題材內容的加入所帶來的筆墨上的變化,則表現在這一時期的作品中,形成了與江南相對應的另外一個方面的特色,而這正反映了這一時期他的藝術發展的又一方面的成就,不僅顯現了其藝術發展的方向和階段性的特點,同時,也從這一方向中發展了自己的筆墨風格,并在個人特色中表現出了筆墨的多元格局。
     
      作品欣賞

    紅巖 錢松喦 1962年 104×81.5cm 中國畫 中國美術館藏

    常熟田 錢松喦 1963年 52.8x35.7cm 中國美術館藏

    錦繡江南魚米鄉 錢松喦 1972年 117×67.5cm 中國美術館藏

    古塞駝鈴 錢松嵒 1962年 98×76.7cm 中國美術館藏

    陜北高秋 錢松嵒 1960年 34×28cm 中國美術館藏

    西陵峽 錢松嵒 1960年 54.7×71.2cm 中國美術館藏

    喜看稻菽千重浪 錢松嵒 1964年 64×45.7cm 中國美術館藏

    連云港 錢松嵒 1964年 126×210.5cm 中國美術館藏

    徂徠山 錢松嵒 1962年 26.6×53.8cm 中國美術館藏

    宮鞋石 錢松嵒 1963年 46.6×46.6cm 中國美術館藏

    魚籪 錢松嵒1960年 68.5×44cm 中國美術館藏

    榕谷歌聲 錢松嵒 1963年 68.7×45.1cm 中國美術館藏

    三門峽 錢松嵒 1963年 60.1×53.2cm 中國美術館藏

    瘦西湖 錢松嵒 1956年 54.6×90cm 中國美術館藏

    芙蓉湖上 錢松嵒 1958年 107.9×64.6cm 中國美術館藏

    東方春永 錢松嵒 20世紀80年代 107×76.5cm 中國美術館藏

    延安 錢松喦 20世紀70年代 54.5×38cm 中國美術館藏

    黃海漁場 錢松喦 20世紀50年代 49×69cm中國美術館藏

    無數銀山積海鹽 錢松嵒 1959年 73.5×45.5cm 中國美術館藏

    登華山 錢松嵒 20世紀60年代 100×55cm

    黃山天都峰 錢松嵒 20世紀60年代.27×36.5cm

    江南魚米豐 錢松嵒 20世紀70年代 51×83cm

    勁節長青 錢松嵒 1981年 69×57.5cm

    馬跡山 錢松嵒 20世紀70年代 69×135cm

    蒼山如海 殘陽如血 錢松嵒 20世紀60年代 55.5×41cm

    梅園香雪 錢松嵒 20世紀50年代 33×44.5cm

    武州河上 錢松嵒 1959年.49×54.5cm

    太平縣 錢松嵒 20世紀60年代 36.5×26.5cm

    湖上小景 錢松嵒 20世紀80年代 44×34cm

    善卷洞 錢松喦 20世紀60年代 81×54cm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